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松的博客

——一路走来 放飞灵魂

 
 
 

日志

 
 

在修成国文学作品座谈会上的发言  

2014-07-08 07:19:14|  分类: 评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修的“荞麦花开”散文集中的“故乡生活”和“童年趣事”吸引了我,有共鸣感。

我和他有很多相同相似的经历:我们年龄相近,都属虎;我们都出生在农村,一南一北而已;我们曾是军人,都有20多年的军龄;我们都是少小离家老不回,留在了这个城市。

他的故乡生活和童年趣事读起来很亲切,很真实,乡情浓浓,如纯净水。

我在黑龙江呆过11年,对“打草、房顶、年豆包”一类都不陌生。

我见过农民“打草”,的确是一门学问。他10岁开始学打草,真的不容易;

“房顶”却是大有用处:登高望远、晒粮食、捅烟道、探信息、盼父亲归来;

“年豆包”做起来麻烦,吃之不腻,外面买的和自家做的不一样,这是亲情和家的情结;

“蝈蝈的声音”,描写得微妙微肖。不看此文,恐怕就不会知道它鸣叫时为什么只在晴天中午,而阴雨刮风、早晚不唱,名曰“晴天乐”;

“蛐蛐弹琴”,就因为它们的声音好听,能给人享受,竟可以不去计较它是否害虫之说,只有出自童心;

“可人的麻雀”,雀之两种命运,从家雀到四害,又为其平反,给人以太多联想;

“拣鞭炮”,相信每个人的童年都有过类似,特别是农村的孩子。

以上这些小短文,能唤醒人们尘封已久的童心、纯真、淡化了的乡情、亲情,有一种回归的感觉。

人们可能会说这是衰老开始的表现。我说,人在老年时有这种感觉不是很好吗?

愿能经常读到老修的新作。


2007126

 

载《大连文艺》2007年第2



修成国,男,1969年参军,在团、师、军政治机关做过宣传、新闻、理论工作。1990年转业,在大连市政府机关做过行政、业务、党务部门的领导工作。200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散文报告文学集《麦黄杏红》、《乡情赋》、《三峡放歌》等6部,长篇小说《迷途》、《田园恋歌》两部。长篇小说《田园恋歌》曾在《大连日报》、《中国国土资源报》连载。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5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