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松的博客

——一路走来 放飞灵魂

 
 
 

日志

 
 

一路走来(90)—— “范进”中举  

2014-07-01 07:17:43|  分类: 一路走来(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工地期间,也就是1996年的4月,折磨了我三次的那个逻辑学终于过了。也就是说,我的中文本科的11个学科全部得以通过。等着去参加辽宁大学的答辩后,就可以拿到那个本本了。

在这之前,我试着先开始写答辩论文,说是至少要在六、七千字。论文我倒是写过不少,但那是被称之为政工研究。文学方面的、毕业论文没写过也没见过,加上这几年没有动笔,就觉得力不从心。

我文学路上的启蒙老师和朋友、中国作协会员、文艺理论评论家、文艺理论室主任、大连作协秘书长、大连文艺执行主编王晓峰给了我一篇他写的评王朔的女性形象的评论,寄往辽宁大学,定于19975月中旬参加答辩。论文刚寄走,就觉不妥,欠了朋友,岂不成了文贼?虽说是他主动愿意的(后来他将此文收入他的论文集)。19975月中旬,答辩前决定放弃,否则,一辈子都不会安宁。答辩的第二天,也是最后一天的中午,辽大魏福宏老师打电话至家问怎么没来答辩?我说不赶趟了。魏老师说不要紧,你现在来,明天单独安排你答辩。我说谢谢了,我决定放弃,以后再说。魏老师说太可惜了。我没有说明真相,但我对朋友说了。

鉴于我回到报社后的处境,我决定完全放弃,一纸证书、一个蓝皮小本对我来说,已不重要了。副总编孙友深说,多不容易,已经都过了,就是个答辩,劝我不要放弃,我接受了他的劝告。

我决定自己动手。当时,家仍住旅顺,每天通勤(往返得4个小时,修路期间得5、6个小时),晚上下班后等公共汽车的当儿,在地摊上买了一本梁晓声的《泯灭》。我在资料室用两天的时光看完,同时在上面划了些杠杠;用一天的时间起草(是用的铅笔,我所有文稿的草稿都是用铅笔),飞飞舞舞的,这样快捷;一天半的时间修改抄写。为此买了一支近400元的派克金笔,图的是书写流利。周末下午送到《大连文艺》,请王晓峰看看像不像论文、行不行。他拿着浏览了一遍,说很好,当即敲定刊载,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真的喜出望外,因当期的文章已经排满,正在校对清样。

此文原封不动刊载在1997年第6期《大连文艺》,也是当年最后一期。

19985月中旬,远方陪同我去沈阳,到辽宁大学参加答辩 。出租车司机说您是送女儿来上大学的吧?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说我看您像个教授,我说,哪儿,我是来答辩的。他不信。

我们晚上去了导师的家里,想不到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年轻女性,这才知道她叫吴玉杰,不到30岁吧(后来是辽宁大学中文系主任、文学博士、博士生导师),之前根本不知道是谁,是在答辩前一周她打电话通知我的。我问她论文行不行,要不要做修改,注意些什么。她说很好的,引用多一点,怎么问你就怎么答。

我是第二天下午的晚些时候才进入教室答辩的,外面没有几个人了。进去时我愣了,更没想到的是吴还是主考,她坐在中间的位置上,魏老师也在,还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女老师,一共3人。答辩时吴让我简述论文,只给5分钟。我听答辩过的人说不超过10分钟,为什么只给我5分钟?我顾不了许多,只能将为什么选题和几个论点说了出来,放在面前的稿子也没看,在吴说可以了时,我又将最后的结尾用十几秒的时间说了出来,我认为这一定要说,这是全文的灵魂。

 

当你败坏得不能再败坏的时候,你面临的就是彻底的毁灭;当你感悟到不能再随波逐流再堕落下去的时候,你就可以摆脱邪魔的缠绕;当你要和泯灭的我彻底决裂的时候,那你就可能成为真正的我;当你先天的我显现出来的时候,那你就是本来的大写的我。

提问开始,魏给我提了两个问题,问我读过几本梁晓声的知青小说,我如实招来,我真没读几本,只读了《泯灭》和《今夜有暴风雪》;他又问了我一个小说中哪一处地方用了象征的手法。这个问题有点儿出乎意料,事先没把这纳入重点,鬼使神差,我脱口而出,三味书屋前的那把火,把摆摊老人的小人书焚烧了,象征文革。他笑了,不再提问。吴问另一位上了些年纪的女老师,她摇摇头,吴对我说好了。真没想到就这样结束了,我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样子的,那些全日制的大学生们是什么样子的。完后稍事休息的空档,魏老师对我说,你去年交的那篇也很好的,我就笑了,那是评论家的,可不也很好的,我仍未说明。

答辩完了我如释重负,第二天和远方去了沈阳故宫、五爱市场和书店,晚上又去了她家,没进门,说了感谢的话。她告诉我是本年度最高分:90分,当时人们热衷于8(发),决定给88分,仍是最高分。我说是不是老师们看我年岁大了,照顾我啊,她说不是,真的很好,你的字很好看。当时交的论文要求是一份手稿、两份打印稿。

答辩评语是:论题深邃,论点独特,论据充分,论证的方式也很特别,字体优美。不足之处在于对梁的知青小说了解不太全面。这是我在办证书时从旅顺自考办看到的,因像我这个年岁、这个职务的考生并不多,宋主任就给我看了。

这是我的第一篇文学类论文,收入小说集《零点》时责任编辑删除了一处可能是他认为敏感的字句。

有了这篇论文,我拿到了中文本科毕业证书,学历一栏填上了大学,是当代范进中举吧,不过我还好,没有痰迷心窍,不用挨那一巴掌、去喝大粪汤。

这一年我已近48岁。

在此,我向孙友深、王晓峰、魏福宏、吴玉杰表示深深地谢意!

我也忘不了资料室的那方寸之地!


一路走来(93)——  拷问灵魂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12)| 评论(6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