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松的博客

——一路走来 放飞灵魂

 
 
 

日志

 
 

一路走来(78)—— 从零开始  

2014-06-17 07:3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个礼拜的周一,我让部队的司机小陈把我的被褥牙具脸盆饭碗水杯、还有一个小皮箱、换洗的内衣拉到了报社。

我又成了一个新兵。我们3人一个小房间,放3张单人床,两床相隔一米多点儿,那些家什都放在床底下,有第4个人就有点儿转不过身来了。我的室友是两个和我儿子大小的小伙儿,一个是报社的职工小王,他原先是印刷车间的工人,一次事故,他失去了一只手,现在一个山沟仓库里当门卫。一个是刚从东财大毕业的大学生,在理论部当编辑。

我们的这栋房子很破旧,下一楼住的有人家,二楼是招待所,我们住在3楼,我们是从报社主楼的3楼通过一个很陡峭的室外铁板梯连接进入到宿舍的。

我们的楼房临电车道6米左右的距离,这是目前国内唯一保留下来的一条有轨电车,实际上就是小火车。早晨3点多钟就咣当咣当起来,晚上12点以后才歇工。咣当起来房子在震荡,床也在晃荡。开始几晚根本就没睡着,电车熄火了,小王的收音机仍然在播放,他是属夜猫子的,作息黑白颠倒。大学生去女朋友家,很晚了才回来。

日子这么过下去,我就担心在政治学院学习时落下的神经衰弱给犯了。

没法过也得过,日子还长着呢!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和科里的同事们给报社的员工们分东西,报社当时的日子很好过,三天两头的分东西,这些都是广告顶值来的,报社是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全凭广告这一块。这时的天已经冷起来了,分东西都是在外边。一天分刀鱼和扁口鱼,天气很冷,排队的人们都裹着厚厚的棉袄和大衣,戴着帽子。我们几个却忙得满头大汗,我们有两人负责将成板冻成冰坨的鱼敲开,一人过秤、一人装袋,一人收票发放,我就干敲冰的事儿。鱼儿有大小,敲着的就有断头少尾的,那就看运气了,这是我第一次在全报社职工中亮相,包括离退休的,他们一定听说过我这个人的,因是几十年来第一个转业的正团职军官。分鱼的当儿就连带着看我了。说真的,我这时还不算老,还不满43岁,有那么一股军人的气质在。人群里就叽叽喳喳,就我一个新手,我能听人们在说什么,有说怎么让这么大一个军官干这个事儿,也太不把当兵的当回事了。我这人算是见过世面的,在这些说法中我还是能挺得住的,因我本来就是一个苦孩子,吃过同辈人中没吃过的苦,这不算什么。我最怕的就是,有的年轻女人们喊,大军官,给我放几条大的上去!接着就是一阵哄堂大笑,我知道她们是善意的,就是想逗个乐子,大冷天的。应当说,我还是比较注意大小搭配的,可那要上秤的,也有连着几坨稍小些的,这个没法太公平,再说还有冰呢,不可能弄得干干净净。分完后科里的同事们就对我说,老袁别往心里去,这帮娘们就这样的,熟了什么都能说得出来。我说,没事的,说心里话,我也真没当回事,我是从女人堆里出来的,我知道她们。

这期间,我和韩处长、两位科长他们去了一趟盘锦,是去买大米。这时的地方供应还是按人定量供应,每人每月才3几斤大米,报社要让职工们过个好年,就想法走远点儿去买这买那,谁都知道那儿的大米好吃。我们在那儿买了20吨大米,在那儿租车拉回来。我躺在在驾驶楼的后半座上,就是只能躺着,不能直腰坐着,回到报社时天已经黑了,饥寒交迫,只有我们科里的几个人和门卫,将大米卸到仓库里,50斤一袋,我当时是在车上给他搭肩,一点儿也不能闲着,直不起腰来,当时天很冷,却汗透了,也累得不行了,吃饭后,简单洗了一下,倒头就睡。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回到了旅顺,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上班来,我就觉得头重脚轻的,我知道,重感冒了,在卫生所弄点儿药吃,我仍然坚持在班上,他们让我回家休息,我说不要紧。接着嘴上起了泡泡,结了痂,半月后慢慢掉了,又得以恢复。

这期间,我就是老老实实地干这些活儿。我还拜访了我在部队时就认识、接待过的几个熟人,文艺部的副主任张金生、编辑素素、马力等。有些人有事没事地和我也聊聊天,就有很多为我不平,让我去找,我就笑笑而已,当然更不会去找,我要凭自己的所作所为,让这儿认识我、接纳我、认可我。我的考察期是三个月,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前三个月每月还发了50元奖金,这是最低的,普通工人就是这个数。第四个月起每月是200元,和我们处长一般多,按正处发的,这不少了,我转业前在部队工资是500出头,到地方后下降工资是300出头,加上奖金和部队差不多。我想这儿还是认可我的。

进入腊月,分木耳,是从黑龙江来的。这不是在室外分的,而是在大仓库里装好袋子后通知各部门来拿。大仓库里没暖气,我们几个人关起门来分装。仓库大,真的好冷。我的工序是把木耳倒在地上,用一个铁撮将木耳撮起来,装进另一个工友张开的大塑料袋里,一个人上秤。这个活儿真的太脏,灰土飞扬,头发眉毛上都是灰,我便用一个大袋子将头套住,我们都是戴着口罩,我像摩登时代的卓别林那样,像机械人一样,一刻不停,屋子里冷,身上头上却冒着汗,口鼻却憋的不好受。这活儿都是我们的,只有加快干,还得往下分,大几百份呢。

这一次,我真的感到很难受了,半夜时觉得有时上不来气……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4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