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松的博客

——一路走来 放飞灵魂

 
 
 

日志

 
 

也 说  

2014-10-28 07:3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了海青袁老师这篇文章,他很不好意思了,不是有点儿。

他博客首页的关于我,依次是农民,小学教师,军人,管理人员,爱好文学、旅游。

下面这些文字是他对关于我的注释,或有自赞之嫌,本意是给朋友们解疑释惑。

他当过民办公助的农村小学老师,那时刚满15岁,是从生产小队当了两年记工员的位置上来到学校的,他13岁起就是地道的农民了。

当老师每月工资30元钱,这是上面发的。24元钱交给生产队,记满工分,那是要分红分粮油柴草的;自己留6元钱做津贴,和新兵第一年的津贴一样多,真不少了,刚参加工作的公办老师一个月才18元呢。不是他有多高水平,实际上他只有7年文化,小学5年、初中1年、其他1年。不是他不想读,而是家里当时太穷了,家大人口阔,他是老大,初二开学时要拿285角的学杂费和伙食费,那时正是困难时期,拿不出来,只得将被子行李从第一中学挑回农村。他在一路走来中说真是不堪回首。他能当上老师是那会儿农村比较落后,当年全公社只有他和另一名同学升上中学,同时考入县一中,全县考入一中104人,分两个班级。像他这文化就算是个文化人了,由他的老师举荐,当了村里的孩子王,有的学生和他一般大、有的比他大。学生们叫他老师,他脸红,大学生们也不好意思。现在回到老家,当年的学生,现在也是五、六十岁的人了,有的还喊他老师,都是当了爷爷奶奶的人,他就更不好意思了,就让他她们直呼其名,加个哥和兄弟什么的,这样亲切、就没了隔阂。不过现在好了,每年村子里都有考上大学的,有的还上了天津南开、上海交大。他的亲侄儿是工学博士、现在部队服役、中校团副,堂侄儿就读南开,一代比一代强,这也是他的骄傲和希望。

两年后,刚满17岁从学校参军来到旅顺海军部队。当时流行说法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他在这个大学校里的南大荒(辽宁盘锦垦区)北大荒(黑龙江庆安、铁力、绥棱农场)种了11年水稻和小麦、大豆,他最好的青春年华是在农场度过的。他从基层连队到军级机关、从疗养院到建制部队,走过了25个春秋,到达了海青说的政委这个位置,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个芝麻官。这25年摸爬滚打,吃了不少苦头,也铸就了军人品质。只是不论在什么位置,坚持做到了一条:就是读书学习,他说属于他个人的财产就是有几柜子书。现在这点儿文化也是在部队完成的,他很感谢这个大学校。

海青说他稳健,过去脑子里没有这个词。只觉得自己过早承重,有时真是不堪重负。才13岁的孩子怎么能当生产队里小半个家?15岁连公民权都没有,怎么能为人师表?一两百人的连队有三分之一是同年兵,他才两个口袋怎么就能是副连?一大帮知识分子中有的军龄都比他年岁大,怎么就成了院领导?有谁信?谁能服气?他自己也不明白怎么会是这样。他只知道,自己一定要比别人多付出,一定要谦虚谨慎、严以律己、低调做人。妻大妹曾对远方说,你爸年轻时没有现在好看。她说得不错,他那时总要比实际年龄大两三岁,人家夸他老成持重,这真不是他本人愿意的。

他羡慕有文化的人,博客上的这些人都比他上的学多,有很多是全日制大学生;他尊敬那些职业老师们,过去称之为灵魂工程师的,好友中有很多老师,老师们因工作忙,很少光顾他的博客,但大都保留好友名分,除非是他她们将他除名。此前所有称他为老师的大都婉拒,特别是像读好书不求甚解老先生那样的,这让他无地自容。他也几次对海青说过,她不听,也无可奈何!

说起驼铃,这是一个异常沉重的话题,也是他们湖北老战友的痛点。一次一个老战友60岁生日宴上,大伙儿飙歌,一老哥儿唱了这首送战友,过不久,他们一位老战友,一个曾经非常优秀的舰艇大队长,正月十五意外身亡,还不满六十,英年早逝。他们欲哭无泪,都说一个大好的日子,唱什么送战友!又是一个老战友生日宴,他们大哥又唱起这歌,满座愕然!这也是他阻挡海青他们的理由。

说到他的创作,其实只是个爱好,也是他的梦想。出了几本小书,写了一堆密密麻麻的文字,还没有达到海青说的那样好。他转业选择这个单位,没有一点儿想当官的意思,一门心思就想当个文学编辑,这样可以阅读更多作品、和作者交流、也可以提高自己。但事与愿违,改行行政17年,从零开始,一步步,仍是一粒芝麻。有同事说他大门进对了、小门走错了!

错了也不要紧,始终不言放弃。他博客上的日志是清一色文字,痴心可见一斑;还在做着儿时文学梦,一梦几十年! 

他特别喜欢她的这两句话:


  作者健全的人格的背后一定是文学艺术的哺育。

   而作品健全的背后又必然是作者人格的健全。


谢谢你,海青!

他要作为人生和写作的又一座右铭。

他喜欢旅游。能心怀祖国,但还没有走遍;走出了国门,却未能放眼世界。

人生也是旅游。不管是崇山峻岭、艰难险阻,还是如诗如画、一马平川,一路走来,都是风景。

他说现在还可以写点儿东西,这和他的经历有关,工农商学兵,只是没经过商,他不是那块料,那些人和事在等着向他倾诉、他要让他们亮相。

在这儿感谢所有朋友,为他鼓劲加油。

他也不想让朋友们失望,他仍在努力。

海青还说到他的手书,有些惭愧。从学会电脑打字后,这些年就不怎么动笔了,也就是在领工资、划卡时签个名,至多在小孙子的作业本上写家长已阅几个字。字写得没有体,好赖是自己的,写给至爱亲朋作个纪念。

敬告各位朋友,请不要再称他为老师。他小孙子都说他你还老师呢,你会英语、会数学物理吗?你是大学生,你不是连中学都没上完吗?他无语。是的,他有太多的无知。还是认认真真地作文,夹着尾巴做人!他说请保留老字,称老柳、老袁即可,亦可直呼其名。

欢迎海青!

  评论这张
 
阅读(1159)| 评论(6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