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松的博客

——一路走来 放飞灵魂

 
 
 

日志

 
 

故乡日记(3) —— 颖川堂上  

2015-05-29 06:2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27日 大雨

 

今天是初九了。昨晚半夜时下了一场大雨,还伴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炸雷,连着这时还在下个不停。

和小姨妹夫说好了的,他开车送我们去舅妈家,我们约好了小妹俩口儿,她去年手术时舅妈约了两位姨妈和长表姐去看望过她,大妹俩口儿他们说好晚些时到。小弟有事没有和我们同行。

10点钟到舅妈家时她正在拔鸡毛,知道我们今天要来。我们给她拜了年,只是口里说说,给她作了个揖。振华表弟一家三口儿在广州、是年前回来的;琼表妹夫妇一家四口儿就在附近,早早就来了;蓉表妹母女正在起床,她夫妇在昆明发展,表妹夫因工作没回来,女儿在大连海事大学读书;过了会儿 香表妹周军夫妇、小春、春香表妹三家人陆续到来。最小的表妹三六一家也在北京,因在班上没有回来。舅妈生了一男六女,只有老七三六和四表妹夫没有回来。好大的一家子。我们也是第一次和这么多表弟妹一起相聚。大家亲亲热热,四表妹在读大学的儿子悄悄问妈妈,这就是你最大的表哥吗?

前面说过的,外祖父母生有13个子女,成活一男五女,我母亲是长女,74岁时仙逝,现在还有二姨妈、四姨妈健在,二姨妈86岁,四姨妈也是80出头了。男子就是小舅,上部篇章中有单列一篇。我3年前回来省亲时他已经病重,其年 8月 仙逝。我当时只是给振华表弟回过简短短信表示悼念和慰问。

外祖父在当地德高望重,他是幺爹,辈分很高。

老人家饱读诗书,极善言词,听母亲说他还会说书,冬闲时他就讲说岳、说唐,母亲记忆力极好,我小时候,她让我给她读过这两本书,而且她还能用外祖父讲过的话说给我听。我当兵回来探亲时去看望他,他那时年事已高,下午三、四点钟就躺下休息了,我们在外面晒太阳,他就在卧室后面床上给我们讲前朝古事,且声音宏亮。

他老人家教育子女有方,外祖父母影响了他们的儿女,他们的儿女传承了他们的美德和颖川堂之遗风,家家和睦,他们的儿孙辈们乃至重孙辈们都是守法好公民。

舅父和舅妈我们都叫他小舅小舅妈(前有述),应当说他们所生一男六女是他们最大的骄傲。他们的孙辈们都是大学生、还有硕士、博士。

表弟振华老三是他们唯一男孩,他也是一个儿子,是三代单传。曾在海军广州基地当兵,上过军校,营级转业广州。每年回来两次省亲。

大表妹夫现仍在北京武警总部,副师级。曾是武警北京总队礼炮营营长,当年亲自向军委主席汇报过工作,为国争了光,作为东方之子上过新闻联播。他说我是他的榜样,当年他还小时和大妹夫曾经在码头送过我,他就立志一定要向我学习。我说,你可是超过我远去了。

小舅和舅母都只大我8岁,他们的老四以下都和我的儿子、女儿一般大小。他们的6个女儿个个如花似玉,传承了舅妈的基因。当年小舅妈和长表姐可都是千里挑一的大美女;她们生了七八一十五个美女帅哥,却越生越漂亮、越生越年轻;她们都是一字不识,可都幽默风趣。她们都特别会做饭吃,这次她们远在外地的女儿都回来了,她也是70多岁的人了,女儿们一句您煮的鸡蛋放糖放姜真好吃,再给我们做做呗,她说你们不会自己做啊!女儿们说我们就是想吃妈妈的味道。一会儿的功夫,像变戏法似的,每人一碗煮鸡蛋就端上来了。女儿们就欢呼雀跃。她对我们说,她们是给我背镬(音)皮,就是为了让我做给她们吃。

也是一会儿的功夫,饭菜就做好了,一帮子表弟妹们去吃恳饭(男家向女家求结婚)去了,她说,吃了这么些天,没什么好菜招待你们了,其实这十多个菜都是现做的(几十口人在这儿吃了这么些天真不容易),我们说这就很好了。妻算是会做饭的了,吃过后她也说,舅娘做的菜真好吃,那只鸡的味道就真是不一般(在大连海事大学读书的外甥女在我们家吃过饭,后在网上发贴说舅妈做的鸡真好吃),还有那个猪头肉,鱼火锅……

我对舅妈说,和这么多年轻的表兄(弟)妹们在一起我也觉得年轻多了!

是真的!

原本吃过午饭到后面给长表姐拜过年就往回走的,他们说长表姐的张姓儿子晚上设家宴,请陈姓人,一定得让我们一起来。这时长表姐派大儿子国强过来请我们一定要吃晚饭。

长表姐是大舅的独生女儿。大舅和小舅是同(曾?)祖父的人。原先一栋瓦房一家一间,堂屋是共用,神翕供奉 颖川堂上历代祖先之神位,主要是宴请公亲或私亲,里间放一张床,用于客人。另外两边各自再建一栋房子自用。我小时候最喜欢来的就是外婆家,当然也有大舅家,吃了外婆家的饭再吃大舅家的饭。

我参军入了伍,每次探家都是要最先去外公家。那时副食品极端匮乏。总是要将只带回来的三几斤红白糖冰糖分一份给外公;早年给外公买了一件羊皮马夹,他就到处说大外孙给我买了件羊皮马夹,腰也不疼了;给外祖母买一顶青绒帽;将我唯一的一件没穿过的新式海军羊皮大衣送给了小舅。我崇敬他们,我也传承了他们与人为善、好学正直的品质。这次香表妹说本立哥越看越像他小舅(她的父亲)。

后来外祖父母、大舅父母先后仙逝,而且搬迁分家分居,我回来时或妻子女单独回来时,来看望小舅他们时,照样来看望长表姐夫妇,只是不再在他们家吃饭。

小舅生了一子六女,而大小舅七岁的长表姐则生了五男三女。依约定,第一个孩子、老大跟表姐姓,其他均跟表姐夫姓。

这次就是由当过海军、后来一直在村里当书记的老二宴请母姓的家族,就是小舅(他们喊小爹爹)的一大家人和本家兄弟妹们。

我们不得推辞,便留了下来。开饭前长表姐特意过来迎我们,昔日的大美人长表姐已经是79岁了,拉着我们的手久久不放,口里连连喊着表兄(弟),在我眼里的长表姐依然美丽光彩照人!

今晚宴席设了两桌。长条主桌上首中间坐着小舅妈和长表姐,他们也让我上坐,因我是外公几十个外孙、本家几十个弟姐兄妹、妻家几十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大。我说让你们的另一个长表姐(就是我家哥们)上坐吧,他们一致赞成。她们三人,名义上是长辈晚辈,但她们之间一点儿也不陌生,小舅妈和长表姐在一个屋檐下住了几十年,妻在老家生活了13年,随军后每次回来和我一道来看望她们。这三个女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幽默风趣,能说到一块儿,而且都是特别能干。她们如母女(79岁的长表姐叫72岁的小舅娘为妈)又亲如姐妹,可以无话不说。我坐在下首。我们这一桌,男人则是子孙,我是大表哥、表叔,还有舅妈的儿子和大女婿,我的大妹、小妹夫;孙辈则是长表姐的五个儿子。这一桌上有我们5个当过兵的男人。东道主说,我们这一桌上有“地委书记”和“市委书记”,这是我们家族的骄傲和自豪!

另一张大圆桌上同样是子孙辈的女人十多人和几个年岁要小一些的几个男人。

我给舅妈和长表姐敬酒说,我是吃着家家家和大舅家的饭长大的,我传承了外公和小舅他们的一些优长,但我远不及他们。今天是第一次这么齐整在一起,看到这个家族如此兴旺发达,我非常高兴!祝福舅妈和长表姐福寿康宁!

小舅妈说,我现在有6个儿子(是1个儿子5个孙子),有5个儿子在身边,哪儿也不去!

接着是依次敬酒!最后是长表姐的儿子们,一个个接下来。我本不会喝酒,这时也任凭他们往杯里倒,我也只能是象征性地抿了一小口。

今天这顿饭,足以定格终身!

几十年来,我经常掰着手指头对着妻数着舅家的一男六女叫什么、长表姐家的五男三女都是谁!但大都是他她们儿时的样子,今天,终于全都聚会在了一起,而且有儿媳、女婿,还有他她们的孙辈、重孙辈。

当时和后来妻大发感慨,看到舅娘家这些儿女这样团结,天地间真是少有;长表姐的儿女们这样和气,真是难得,难得!

这就是 颖川堂上的传人!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