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松的博客

——一路走来 放飞灵魂

 
 
 

日志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2015-07-03 07:27: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21  

 

在随便点吃饭时,我还和江本兄约定,去邻县公安瞻仰三袁故里。他讲了公安三袁是明初从江西迁往公安的。但不是我们这一支人,本姓并非此袁姓,而是姓元。

元宗道自幼聪颖过人,且过目不忘,他9岁时参加童生考试,主考大人是京城来的姓金的御史,看完试卷后感叹,小小年纪,书写娟秀有力,文理通顺,论述缜密,真是人才难得。可惜啊,可惜!喊来宗道问道,你这么小来考试,家里有人陪同来吗?他回答,我年纪小,出远门父母不放心,专由父亲陪我来的,他现在门外,不知大人有何吩咐?金大人说,快去把你父亲请来,我有话要说。一会儿其父元士瑜跪见金大人,问小儿是否有违规,望念他年幼无知,如有处罚,由我承担。金大人笑着说,不是这样,宗道考卷做的不错,很有水平,考秀才肯定没有问题,预先向你们全家表示祝贺。元士瑜跪地谢恩,并邀请金大人上家小住两天。金大人接受了邀请,约10日后为期。10日后接金到家,酒过三巡,金突然停杯道,从宗道考卷看,他有状元之才,但我看来他没有状元之福。一家人大惊,元士瑜跪地求教。金说,原因是我朝刚推翻元朝,而他们还在作乱。哪怕他的文章再好,一看姓名,皇上可能有所忌讳,不一定钦点头名状元,恐怕连进士也取不上。元士瑜叩头,还望大人指明前程。金说,为了孩子前程,不知可否将“元”改为“袁”字姓呢?众人开始非常不满,但仔细一想,不就一个字吗,一个代号而已。便将元姓改成姓袁,就这样一直改到今天,以至永远。

在拜谒宗祠时,我们说好让利民送我们去的,但这几天他去了武汉等地,江本兄便让他小儿子送我们去。

车到藕池时,本是想让藕池中学一老教师带着去的,小儿子说他有一同学在甘家厂中学,问他一下行走路程。其同学说他离三袁故里很近,中午上他那儿吃过饭由他领着过去。我过去只是路过公安时,见到路边有一个三袁故里由此进的标示牌,具体也不甚清楚,有人领着是再好不过的了。

我们因此改道走黄山头。这也是我想走的一条道,我知道那儿有世界当代著名水利枢纽——荆江分洪南闸处。

南闸,新中国建国初期,全国第一大水利工程,雄伟的荆江南闸横卧在奔腾不息的虎渡河上,1952年4月5日破土动工,当年6月25日胜利竣工,仅用了75个日日夜夜。

    在天气晴朗时,我们站在荆江大堤上还可以见到黄山头的轮廓。还有那个黄山头小镇,湖北湖南的分界处,北向是湖北公安县,南向是湖南安乡县。公安县大部分是蓄洪区,1954年,百年一遇的大洪水,中央一声令下,荆江实行分洪,蓄洪区一片汪洋,公安人民作出了巨大牺牲,但保卫了大武汉。1998年的大洪水,朱金+容基总理坐阵,数十万军民日夜奋战,涌现出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惊天地泣鬼神,终于战胜了大洪水,避免了二次分洪。因此,对这儿我从小就心生敬仰,但却一次也没来过。

车子行驶在南大堤上,这大堤关系到长江中下游人民的生命财产的安全,这婉延逶迤的大堤之内又是N个小垸(这是科学结构,避免洪峰的冲击),经过历年的修缮,已经成了坚不可摧的长城,真的可用固若金汤来形容,绝对不是朱总理咒骂的九江的豆腐渣工程。但能见度不是很远,不过堤下大片的油菜花儿正是盛开的时候,让人心生敬意而又心旷神怡。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40多公里的路程,走了近一个小时。直到接近黄山头时雾气才散尽。

在经过32孔的南闸枢纽时,我们并没有作停留,我只是在车内拍摄了几张照片。这时是枯水季节,蓄洪区内生机盎然,泄水孔也是干涸的,丝毫看不出它曾经的万马奔腾、排山倒海、一泻千里的雄姿。

我们返回时,让车子先行过去,我和江本兄徒步走过32孔南闸大桥,感受一下大闸的雄伟和曾经的历史,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能......当然,这是我们不希望的,可是,大自然谁又能说得清、左右得了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车子在纪念公园门前向右拐去,我们是要从北面黄山头国家森林公园入口处上山,一览分洪区田野和南闸枢纽雄姿。还有就是山上有道观和观音阁,是人们礼道拜佛之所在。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进入公园,车子刚往上行走了几十米,就退了下来,侄子刚开了两个月车,不敢上了,车子里还有两个小孙子呢,不进则退。我们只好徒步上山,有近3公里路程。这山的确有点儿陡峭,一小孙子走不动了,他爸只好背着他上山。

我们第一站是名为云霄宫的道观,香客不多,倒也清静。我们走了前后几大殿,供奉的是老子,有一大面墙橱上书:道,可道,非常道。还有一殿为观音殿,佛道同处一个大院落,实属罕见。后殿供奉的是三皇。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这时天气炎热起来,我们便往回走,突然发觉往上走还有一处佛殿,不能半途而废,便又返回。上来时我穿着小棉袄、绒裤,没法子,我便在路边趁没人上来时将保暖内衣、绒裤脱掉,这是在佛道圣地、光天化日之下,我想神佛大道一定不会怪罪我的。

我有一个习惯,我随身的小包里放有三样东西:保暖水杯、手机、照相机。这时实在是口渴得不行了,肚子也饿了,两小孙子也走不动了,我便将水杯拿出来,让孙子们先喝,大孙子比较懂事,只喝了一口,听江本兄说,他将我的《鸭母队长》一书通读了几遍,小孙子实在是口渴了。我让江本兄,他说不喝,侄子也说不喝,我忍不住喝了一口,还留了点儿。可惜那筒饼干留在了车上袋子里。我们一鼓作气上到顶端,这儿属湖南安乡了。

这儿场地很大,可以停很多车。远处就能看观音殿几个大字,这儿一定是供奉观音菩萨了。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上来我便在侧面买了5瓶红茶绿茶饮料,还有一瓶矿泉水,喝着就觉得清爽了许多。

我们没有进入大殿礼拜菩萨,但能在外仰望。这儿香火旺盛,还有小吃。在后大殿处,有谢公真身墓。谢公者,北宋谢麟,福建瓯宁人,嘉佑进士,官至荆州剌史,为官清廉,秉公执法,除暴安良,一身正气,兴修水利,疏浚河道,鞠躬尽瘁,不幸卒于 灾,人称谢青天,深受百姓爱戴。人们为其建造庙宇,并供奉着他的神像。这是我们事先都没有想到的,在供奉观音菩萨的殿堂这处,竟然还有一座北宋一位官员,时时享受祭祀,可见他是深受当地黎民百姓爱戴的,这并不多见。我们进入大殿,仰望居庙堂之上的谢公,心生敬意。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故乡日记(8)—— 黄山头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下山时,我提议走阶梯坎道直下到纪念公园,他们说那样更累,只得原道返回。上山容易下山难,一点儿不假,高一脚低一脚的,下得山来,累了也饿了,坐上车,直奔向20里外的甘家厂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