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松的博客

——一路走来 放飞灵魂

 
 
 

日志

 
 

第四辑 . 乡愁 . (6)师恩难忘  

2017-05-26 20:4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9号,我与和平雅丽俩口儿约好去荆州,去会见同年入伍的老战友,我还要看望已经退休在沙市养老、我初中时的班主任易大智、万若慧老师夫妇,我们昨天已经电话联系好了的。

   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当年在一中读书时的班主任易大智老师。

   那是上世纪的1962年下半年。

   只读了小学5年的我(从2年级跳到4年级),被石首一中录取。当时我们易家公社的几所小学只有我们郭荣(张城垸)小学的我和张振春两人录取,而且都是一中。我们小学的班主任李定洁,就是从石首一中毕业分配到郭云小学的,才当一年老师,就有2名学生考入一中,这是他的荣耀和骄傲。依我们家当时的境况,是没有条件上学的,我们家6口人,只有父亲一人是全劳力,母亲当年跑摧残(老人说躲老东,就是躲日本鬼子)落下了病。我们兄妹4人,我是老大,11岁半,小弟才3岁。那时经济虽然稍微好转,但这一大家人的生活还是很困难的,父母在外公和小舅的劝说下咬咬牙决定让我继续上学。

   当时是伯伯(因我父亲是老大,习俗叫伯伯)送我到10里远的县城的,一中在县城西北长江边的绣林山下。是他帮我挑着被子行李,我那时小,挑不动。

   报到后伯伯领着我去见了住在单身宿舍的易老师,他是我们一年(二)班的班主任。这时才知道他是刚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分到一中来的。很年轻的一个大学生,也就25岁,真好年轻。

   开学时我被选为两名学习委员之一。其实那时同学们都不认识,我只认识一个肖后卫,因安排我和他住一张双人床下铺,后来因我个小体轻安排睡一个单人床的上铺。能当学习委员,一定是老师先提名了同学们举手通过的,这是他对我的厚爱。班上有两个年岁大的同学,一个叫李克荣(江波渡)、一个叫俞任耀(喻家碑)的,他俩就当了班长副班长。

   老师对我一直很关心照顾。那年月兴勤工俭学,我们就到江的北岸去砍柴。我们班52名男女同学,我和鲁修茂年纪最小长得最矮,他比我还要矮些,但他比我活跃,总是笑嘻嘻的,会说笑话,同学们就开玩笑说他,矮子矮、一肚子怪!过河后首先是砍柴,被子行李就放在岸边,老师便安排我俩看堆,他就给我讲故事讲笑话。

   这时候是我们最好的时光。

   63年的上半年,那时形势大有好转,我已从上学期的从家中背粮上学已将粮食关系转进学校,我家中情况却每况愈下(略)。下半年,应该上二年级时,却无法一下拿出那285角钱的报名费、伙食费。我决定退学,帮助父母做事。我对易老师说了家庭情况,他说有困难可以帮助你向学校申请每月最高6元的助学金。我谢谢了老师的关心,我已经决心退学,因我还要帮助父母做事,减轻他们的负担,我也可以做些事了,这次是我自己将行李挑回来的。一年功夫我也没长多少个儿, 心情也不好,上了大堤后就没有劲了,开始时我是每隔2根电线杆子休息会儿,后来是1根休息会儿,再后来,实在挑不动了,我便将行李寄放到堤下八队的理发师傅任伯的家里。后来是我母亲给我去挑回来的。

   回来后父母因我太小,又让我在农村读了一年的私塾和混合学校,便参加了生产劳动。

   683月,刚满17岁的我,从当了两年民办小学老师的位置上应征入伍当了海军。69年时我的大弟袁斌也进入石首一中读书, 他给我来过一封信,说学生批判学校执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时,说学校将家庭困难、品学兼优的贫下中农子女袁本立拒之校外。我回信说,没有这回事儿,当时易大智老师还对我说过要帮助我申请每月6元的最高助学金,是我根据家庭情况主动放弃的,不关学校的事儿,不存在拒之门外的事情。

   我虽然失去了少年时代的大好学习时光,但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学,在我47岁时拿到了辽宁大学中文本科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证书,毕业答辩论文《拷问灵魂——我看 <泯灭>》获得了当年辽大最高分88分,圆了大学梦。就是现在也仍然在学习,发表、出版了数十万字的文学作品和几部小说、散文。也算是没有辜负老师们的培养教育和厚爱吧。

   我一直记着易老师对我的厚爱、说过的话。因家属早年随军、我转业留在了大连、父母过世后回家很少,但我一直在寻找他,找朋友们打听。前年回老家时,通过市教育局知道了他在沙市家的电话,但没有接通。谢谢石首文学群里的海童郑重局长告诉了我他的手机号,我通过先发短信、然后加微信后才联系上了他。易老师夫妇都已八十,通过视频看到了两位老师身体非常之好,虽然已经过了50多年,但一眼就能认出来,老师语音高昂,思维敏捷,他们每天都要参加活动,还去活动中心打球呢。说起往事,仍历历在目。他们桃李满天下,竟然还记得我,而我只在他们手下读了一年书,这让我十分感动。 我们约定,我回老家时一定去看望他们。

   昨晚一夜大雨,早上时仍没有停歇的意思。因已经定好的日子,不能变更。和平他们来东方接我,我们便冒雨前往了。

   走高速进入荆州市内时,我下车进入荆州那个最有名的超市给老师买了两瓶法红,算是个见面礼,出来时却暴雨如注,没打雨伞。

   先行见了战友,他们随后去往酒店,我则去沙市见老师。我以前不明白为什么一块地方非要分什么沙市和荆州,其实是紧挨着的,一路之隔,荆州是古城、也是地区所在地。沙市则是一个新型的城市,照样闻名于世。老师在一家工商行等我,就在大道边,他说他的家车进不去不好找。这时的雨越下越大,我下了车,就能看到老师在银行的侧面等着我。我径直走上去问候老师,这可是55年一握。我们已不是昔日的青年少年,却一见如故。他说我们进到里面去吧,他的家有些远。

   我们进到里面,说起当年。

   真的难以相信,老师的记忆力真的超常。

   当年班上52名学生他竟然能数得出来。

   我有意问起了几人,他告诉我谁谁谁去了广西、谁在哪个工厂。只读了一学期的班长李克荣他还记得说他曾经参加过什么工作队,还有只读了一年的俞仁耀的情况,谁和谁结了婚,谁去了东莞。他说,你们那一届很多是农村的,一些只读了一年两年就没读了,后来出去的不多,像肖后卫后来不错。他还说到过我的老家大队去支过农......

   几十年来他该教了多少学生,怎么能记得这么清楚呢?他今年80周岁了,他说他的记忆思维还如以往,他感慨地说他还好没有误人子弟!他家的子女和孙辈都非常有出息,有硕士生,在北京的、在国外的,真让人羡慕!心生敬仰!

   我们相谈甚欢,约有一个小时。

   我将我的3本小书送给了他,请老师教正,他很高兴。他说,你,让我骄傲,创作丰硕,期盼更多新作面世。我感谢老师!也受到了鼓舞。

   时间已经过了中午,我还要赴战友之请,这时风雨交加,连雨伞都打不住了,我不放心,坚持送他回家。

   老师的家收拾得非常整洁。万老师显得非常年轻,就像五、六十岁的样子,他们是同学,当初一起分到一中,他们结婚时我们吃过他们的喜糖。她非常热情,我们在一起分别合了影。她告诉我,他们是5号从桃花山参加她们班学生组织的聚会了回来的。我则是6号上的桃花山,失之交臂。她还说,明年是易老师的班组织,明年还上桃花山。

   他们要留我吃饭,我先已经说明,战友们还在等着我,就不麻烦了。


第四辑 . 乡愁 . (6)大智若慧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第四辑 . 乡愁 . (6)大智若慧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依依惜别两位老师,我们会保持经常联系。

   也了了我多年来的一桩心愿。

   510日上午,我收到了老师给我寄来的快件,是万老师自己手工给我们缝制的两双竹底、线索勾织、非常精美蝴蝶图案的凉鞋。感谢老师的厚爱,令我们感动不已!

   祝福两位老师福寿康宁!


  第四辑 . 乡愁 . (6)大智若慧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第四辑 . 乡愁 . (6)大智若慧 - 柳松 - 柳松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